一片茶叶的“闯关”之旅

  01  背景

  《云南日报》今天发表专题报道及评论文章,通过关注大益集团对茶品生产的严格质量把控,剖析云茶发展的出路与未来。

  作为云南省打造世界一流“绿色食品牌”的重点产业之一,云茶产业质量管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对于品牌价值高居“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”之首的普洱茶来说,更是带动云茶产业提质增效、转型升级的不二之选。

  02  话题

  近期,记者走进大益集团的茶园、初制所及车间,透过一片茶叶从鲜叶到成品、从茶园到茶杯的“闯关”经历,探访大益高标准的“全球通”质量管控体系,探寻云茶产业绿色发展的“茶企模式”。

  启程  从鲜叶到毛茶

  春茶采摘的三月天,勐海县勐宋乡三迈村委会,南本老寨的夜晚被茶香萦绕。在村里灯火通明的茶叶初制所,汗流浃背的炒茶汉子们每天都要忙到深夜,好让当天采下的鲜叶及时杀青。

  当地茶农王进海家的初制所,就位于他家7000多棵古茶树中的一个山头上。几百年的茶树杆被苔藓、地衣、石斛等各种寄生物缠绕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茶枝尖向上伸展的春茶嫩芽。

  从采茶到制茶,王家今年雇了四五十名工人为春茶上市忙碌着。但在2017年之前,虽是当地富有的古茶树大户,因销量不确定,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,王进海宁愿让芽尖老在树上,也不敢贸然采下。直到2017年,他与大益集团签订供货协议,成为南本老寨村的毛茶指定供应商,可以说,从此就算是旱涝保收了。现在,他每年要向大益集团提供80吨干毛茶,除了自家的7000多棵古树茶、1200多亩乔木茶所产鲜叶,还要向其他村民收购一些。

  过去,南本老寨这个“长”在山头的拉祜族村寨,守着先辈留下的古茶树却过着穷日子。现在,因茶叶有了稳定的销路,全村已经全部脱贫,比如王进海家的年收入就过了百万元。

  能够成为大益集团指定收购的茶叶产区,不仅要看茶树本身的品质,还要看茶农种植和管护的技术,甚至连茶园的土壤、空气都早已经过检测是否合格。曾经,有一个供应点的鲜叶由于相关指标检测不达标,直接就被取消了鲜叶供应资格。而大益集团为做好一款茶,把好原料关,勐海茶厂多位验收员同时集中在一个茶产区的茶农家,前前后后跟踪、把控质量月余也是常事。

  “如果一旦供应商交的茶叶检出质量问题,第一次警告退货,第二次就取消供应商资格。”茶厂驻乡原料采购员腰秀英说。因此,采购员与供应商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要把好茶叶种植的第一道关口,确保茶园产出的鲜叶生态、有机。

  花了80万元新建的王家茶叶初制所共有8口大炒锅,炒制时锅温保持在260~280度,为的是从一开始就要把叶温迅速提高至80度以上,以杀死酶的活性,保证茶叶的品质;随后,鲜叶在高温的炒制中绿色渐渐褪去,杀青过的鲜叶经摊凉、揉捻、渥堆、晒干后,与之前的娇嫩相比仿佛已“花容失色”。

  事实上,茶树鲜叶从树上被采摘下来的那一刻开始,既是一段旅程的结束,又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。

  入库从“初诊”到“复诊”

  距南本老寨30多公里的勐海县城,占地700多亩的世界最大普洱茶单体加工厂——大益集团勐海茶厂的门前,一大早从各个山头驶来交茶的20余辆货车排起了长龙。此刻,已晒制干燥的每一批毛茶都在等待最为公平的“密码评审”,但这只是毛茶入库前“体检”的开始。

  每天30车共50批次干毛茶被随机取样编号,原料部的专职密码评审员按既定程序,重复50次开汤对标,为茶叶们认定“身份”。从特级、一至十级、级外,其中一至九级各分两个等,茶叶被分为21个等级,不同的级别和等次有不同的价格,而不合格的则直接被当场退货。每年,有大约30%的毛茶原料不能进入茶厂仓库,提前结束了“大益之旅”。

  密码评审分“干评”和“湿评”。评审员对照不同等级的毛茶实物标准样,看毛茶外形的嫩度(老嫩)、条索(松紧)、整碎、净度、色泽,此为“干评”;“湿评”则是开汤,也就是快速冲泡后的“品和闻”,要求茶汤不得有霉味、馊酸味、严重烟味、异杂味及浑浊现象,不宜有焦糊味、高火味、青叶味。

  勐满镇的供应商岩依罗每年要向茶厂供货150吨,他说:“刚开始我也有过被退货的情况,后经过茶厂培训,收茶时我就把好了关,现在就没出现过了。茶厂的评审定级还是公平公正的,而且都是交茶拿钱。”像岩依罗一样,供货商们不但对评审结果心服口服,茶厂从不赊账的做法也让他们十分满意。

  过了原料评审这关,茶叶的“闯关”仍远未结束。如果说原料评审就像是对茶叶的“初诊”,而入库前的三次专业评审是对茶叶的“复诊”,那么质检部还要通过更为先进的检测仪器,以高出国家标准的5项茶叶农残和重金属等指标进行的精密检测,就像是给茶叶做了一次“核磁共振”。

  “早在2005年大益的茶叶质量就已经实行了终身追溯,每一批出厂的产品都要通过国家质检总局的质量认证。”勐海茶叶有限责任公司执委会主任委员曾新生介绍,大益的普洱茶从选产区开始,到收购入库前的快速检测、入库后的精密检测,再到再制品的车间检测、成品的内检和外检(第三方检测),等茶叶到了消费者的茶杯时,已经是过了无数个关口。“其中,单是再制品检测这一环节,就要先后通过备料车间、成型车间、包装车间的检测,即使原料没问题,也要防止运输过程中及车间里有污染,上一个车间没问题,不能代表说下一个车间就不用检测。”

  质检  从国标到“全球通”

  曾新生介绍,勐海茶厂每年要收购1万吨左右的毛茶,带动了近30万茶农,因此“质量神经”其实比消费者更为紧张。如果一旦出现质量问题,这无论对企业、对茶农来讲,都是毁灭性的打击,因此符合国标还不是大益的最终追求,而是要用全球通用的标准来衡量。

  大益集团茶品目前已出口韩国、日本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台湾等国家和地区,因每个国家的质检标准都不一样,大益就选取了全球各个国家最严格的单项标准,组合成大益自己的标准体系。这样,无论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,大益的质量标准都能通用,成了名符其实的“全球通”。迄今为止,大益集团出口的200多个普洱茶品种,从来没有被检测出任何问题。2018年,“大益”牌经典7542普洱茶(生茶)被评为2018年度云南省绿色食品“十大名品”中的“十大名茶”之首。

  “茶的根本属性是饮品,健康、安全、好喝是个基本要求,也是一个必须持之以恒、不能马虎大意的要求。对于茶企来讲,打造‘绿色食品牌’不能抽象地讲,而是要落实到一个个产品上,通过茶杯,让消费者真正尝到茶叶的滋味、品味真味,‘三味一体’才能让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香飘世界,品牌附加值越来越高。”曾新生说。

  即时跟评

  质量是品牌之魂

  云茶历史悠久,早在3000多年前云南种茶先民濮人就已经献茶给周武王。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,在全国18个主要产茶省(区、市)中,云南茶园面积位居第二位,仅次于贵州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2018年,云南虽以39.81万吨的干毛茶产量位居全国第二,但干毛茶产值却仅为164.61亿元,居全国第六位,排在贵州、福建、四川、浙江和湖南之后。

  从全国茶产业发展整体情况来看,各省都在加快打造特色区域公用品牌和企业品牌。令人欣慰的是,“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”目前高居“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”之首,具有强大的影响力竞争力。但普洱茶长期以来存在的制茶门槛低、缺乏统一标准、过度炒作和采摘古树茶、以假乱真等痛点,正在成为抹黑普洱茶品牌的污点,亟待建立质量可追溯体系。

  2018年11月,省政府出台的《关于推动云茶产业绿色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指出,云茶产业是云南的优势产业、特色产业、重点产业。要加快云茶产业提质增效、转型升级,到2022年,实现全省茶园全部绿色化,有机茶园面积全国第一,茶叶绿色加工达到一流水平,茶产业综合产值达到1200亿元以上。

  打造绿色云茶品牌,质量是根本。《意见》在第7条“严格产品质量管控”中就提出这样的要求:“加大云茶产地、加工、流通、销售全过程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建设。”“到2019年底,全省规模以上茶叶企业建立二维码标识,实现全产业链质量可追溯”。

  “全产业链质量可追溯”,普洱茶领军企业大益集团是先行者。早在2005年勐海茶厂就实行了“可追溯”,并于同年率先在全省茶行业通过了“QS”A级认证。2016年,大益集团勐海茶厂获得“云南省政府质量奖”。

  大益集团是全球第一个实现普洱茶标准化加工的企业,作为国内产销规模最大的生产型茶企,勐海茶厂已有80年历史,正是在“一心只为做好茶”这种工匠精神的传承下,才让这家老字号茶企永葆青春、扬帆世界。

  打造世界一流“绿色食品牌”,质量是根本,亦是企业之生命。茶企的责任就是要让从茶园到茶杯的每一片茶叶,都经得起市场的检验,并用心做好每一件茶品,让健康的云茶为更多消费者所喜爱,让过硬的质量赋予云茶品牌更高的附加值,让茶叶产量与产值对等。这样才能让云南几百万茶农不仅因茶而生,更要因茶而富,企业也会走得更远。从这些方面看,大益的“高质范式”值得效仿。

  撰稿/李莎

十大热门
活跃作者